请先登录,或者 注册新用户信封俱乐部
海信集团海信商城
服务资讯

威海晚报:清凉使者

 

        进入7月份之后,随着盛夏来临,空调安装工在城市里也越发活跃。  

        7月18日,走进经区一小区,钻墙孔和锤击外机支架的声音交错传来,小姜家电的安装工刘振州正带着安全绳,半个身子悬在窗外安装空调。“他正在安装外机,先别喊他,要是分神就危险了。”刘振州的搭档杨全亮一边扯着安全绳,一边叮嘱记者。此时,穿着长袖工作服的刘振州身子探在窗外,腰部紧贴窗台,双脚翘起,身体几乎呈水平状态,他正在用水钻在外墙打孔。烈日下,他后背和后脑勺上的汗水“啪嗒啪嗒”往下滴。杨全亮告诉记者,干空调安装工有两“怕”:一是怕高层窗外安装分神,二是怕客户催促。“现在是我们最忙的时候,能不能挣钱,全指着七八月这两个月份了。”杨全亮说。话音刚落,刘振州回过身来,他的脸上挂满汗珠,被汗水浸湿的工作服颜色深浅分明。  

       进入7月,刘振州和工友们一般早上六点就开始工作,晚上忙到十一二点也十分正常。刘振州算了算,一天当中有8小时以上是悬挂在窗外的。
     “大热天为什么还得穿长袖?”面对疑问,刘振州说:“身上要挂安全绳,穿得太少,身上勒得疼。”固定好室外机的支架,接下来就要把室外机搬到窗外,而这台室外机却是个“大块头”,重达240斤。刘振州和杨全亮用结实的绳子将室外机捆绑好,合力抬到窗台上,身手敏捷的杨全亮,一下子跃上窗台,脚死死踩在窗沿上。他们一上一下,里应外合,将240斤的室外机抬起,通过狭窄的窗户运送到窗外,小心翼翼地调整位置,松手让室外机缓缓“落”下。正午烈日下,两人的脸上已满是汗水。这样作业程序,刘振州和工友们每天要重复七八次。“刚开始干这活也挺害怕的,但时间长了,熟练了,也就好了。”刘振州笑着说,他的“最高纪录”是在30层高的窗外安装室外机。“这一行不难,学一个月就能干,但是有两个硬指标,一是不能恐高,二是年纪不能太大。”这样辛苦的劳作,像刘振州这样的空调安装工,一个月挣上八千到一万元不成问题。整个夏天,他们奔波在烈日下,挥汗如雨,收获着一年中最为充盈的“热”钱。

刘振州将150多斤的空调机背在身上,送往用户家。

 

刘振州在高处探出窗外安装空调。

分享到: 

中文网站群:

海外网站群:

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海信官方微博 掌上海信 海信服务商加盟申请 成为海信潜在供方:  联通入口 电信入口

海信全国客服热线:4006-111-111

Copyright 2013 Hisense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.

海信集团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鲁ICP备05027830